Skip to content

2020年,在中国前20大城市的大楼里,将衍生出一个千亿级规模的市场!


这好像是个迸发新物种的时代,移动互联如此方便,共享经济向我们迎来,但是有一个东西变得非常稀缺,就是具有人格消费能力、具有人格精神的空间平台。

我上个礼拜跟93、94年的小朋友聊天,我说你每天眼睛在屏幕上,大概会花多久时间,他说我基本上除了睡觉以外都在屏幕上,但是和人面对面交流的时间越来越少。这就是今天的社会,你突然发现在高科技的时代,我们丢掉了很多最朴素的东西。

下午阿那亚创始人马寅分享阿那亚火爆的原因,讲阿那亚如何从海边的废弃项目,变成全民瞩目热爱的项目,也是因为制造温暖、做了社群。这其实并没有什么高大上的东西,小时候住在大院里,人们也都是玩社群,但到了现在,当每个房子都是“豪宅”的时候,人与人之间突然就没有温度了,今天晚上,我想谈一些能够唤醒人格消费的东西。

▌没有办公室才是办公室

陆川导演讲,协同和共生才是最环保、最能优化资源配置的办法。其实这就是共享经济。共享经济实际上有一套非常独特的生态逻辑,是分别从产权层面、技术层面、消费层面、生产者层面去完成一个完整的共享链接,但大家不要忘记的是,共享经济真正的到来是因为人类技术进步的结果,那就是“云大物移”,没有这些就谈不上便捷的共享,我们的车、房子甚至于所有资源也都不能够被共享。

一个办公室生态的业务到底会有多大?我们做了一些测算,我们有共识,未来的空间将会彻底颠覆大量原有的商业、办公等,各种各样共享的功能会充实在空间里面。

到2020年,在中国排名前20的城市里,商业和办公楼的面积将会达到3亿平方米,而有一个初步的估计和分析,在这3亿平方米之中,会有30%转化成为各种各样的共享空间,可能还会有共享教育、医疗,甚至是共享音乐社、共享剧场等等。我在伦敦看到一个非常好玩的楼,里面有40个被共享的剧场,所有人都可以在里面表演,所有人都可以当导演,这就颠覆掉了城市里死板、冰冷的商业和办公楼了。

我们算了一下产值,今天在前20名的城市里,这样的物业每年每平方米的产值在三千块钱左右,到2020年会涨到四千块钱左右,把空间重新颠覆,把社群装进去,未来就会衍生出一个千亿级规模的市场。

到今年,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个体经济、艺人经济、小微经济在发展,今年前三季度注册的新生公司总量已经超过去年全年,预估年底新生经济体会达到800万个。大家经常说美国的独角兽、大公司非常多,但实际上美国98.2%都是小微企业,而小微企业正是提升社会效率、资源共享的最重大来源。

我经常类比一件事情,Airbnb到了400亿美金估值的时候,也只有97个员工,但国内很多上千亿人民币估值的房地产公司员工大约都在几万名,生产的效率有如此大的差别,追其源就是因为“共享”。

互联时代、移动互联时代,一个人的能力、价值被越来越放大,一个价值会衍生出很多重要的产品,这个时候更需要共享、更需要资源的连接。今天我们说INS,最后这个S(share)特别重要,分享和各种各样办公的扶助越来越重要。

▌我们孵化出了爱情

我们定义联合办公为一种新物种。

最近,我们做了一件好玩的事情,我们在740个入驻企业里发现,超过千万用户的公司大概有70多个,超过百万用户的公司就更多了。我们曾帮助一家公司发起了小型公益筹款,动用了所有入驻企业的千万级粉丝用户,帮助他们打通渠道,一天之间几百万就到位了,所以空间的意义是在于大型的商业社交体系,以及可循环的商业撮合平台。

而联合办公的未来是在移动互联网下,从信息时代到共享经济时代的一次创新和转向,改变的是企业跟企业、人跟企业、资源跟企业、乃至人跟人之间的商业社交关系,它绝对不仅是一个办公室而已,它有可能是个学校、有可能是个研究所、有可能是个俱乐部,有各种各样的可能。

作为一个新物种,又应该具备什么样的商业内涵?

在我们看来,所有新物种都具有这样四个特质:新想象、新物质、新物语、新物理。大家今天拿的都是智能手机,如果明天换回诺基亚的按键式电话,大家可能都不知道怎么过日子了。所以苹果做的是新智能的终端,如果没有苹果的APP Store,也不会有今天这么多APP,也不会有这么多互联网创业。

我们刚才谈到的那个问题,年轻人一天的时间全部都在屏幕上,这一批年轻人之所以如此喜欢社交、社群、如此喜欢搞社团,是因为人格消费已经变成了一个稀缺品,所以物理的组织和社会的组织会变的非常值钱。

我们也定义了联合办公的四角坐标,即体验价值、链接功能、社群感以及大数据企业画像能力,而办公生态也有三大元素非常重要,即空间、社群以及服务。

阿里云对联合办公室里的这些年轻人做了数据统计,基本上所有的入驻众创空间的人都发现,除了手机上的朋友圈之外,还有一个这样的办公社群存在。你会发现,当跟一百家同样业务的公司在一个空间里工作的时候,产生的不仅仅是商业价值,甚至还会有爱情。我就特别愿意参加我们空间里那些谈成恋爱的人的婚礼,因为那确实是我们孵化出来的爱情。

▌slash青年与斜杠式生活

有一个很有趣的问题,为什么联合办公是个很有意思的跨界平台?

我最近翻译了一本新书,叫《slash space》(《斜杠式的生活》),里面形容年轻人,说他们是斜杠式的人。

我经常不知道我自己是干嘛的,有时候我是马拉松选手,有时候我是搞联合办公的,后来发现我可能还是个团支部书记,也可能是个婚姻介绍所所长,其实这就是“slash青年”(选择能够拥有多重职业和身份的人群,这些人在自我介绍中会用斜杠“/”来区分不同职业)。

再来看联合办公。

联合办公未来是个网络状发展的产业,我们在首尔看到,基本上一条大街上有十几个的联合办公,所有咖啡馆都变成了办公室。我昨天跟丁祖昱交流,我说如果把每个星巴克包掉七八个桌子,我给你的咖啡比星巴克买来的还便宜,我们就可能把星巴克颠覆掉。所以未来的办公空间无处不在,甚至可以跟生活完全在一起。

我们给这个行业做了一个非常新的定义,我们认为,会员制将会成为联合办公空间里最有价值的体现。实际上,我们变成了一个资源搭载和流量变现的平台。辅导和培训对今天的创业者来说特别稀缺,他们没有那么多时间来接受企业的历练,办公室将会变成一所学校。而主动的投资和孵化,也将成为生态圈建设的主要连接体,这也是我们不断在做的。

联合办公不是办公室,而是生态的培养机和内容的大餐。我们开始逐渐侵蚀和改造传统的购物中心,未来的趋势我们都已经看到,我们在做一个新的产品,希望能把居住、生活、工作,还有线上到线下的商业模式,统统装到新的共享社区里,希望这能成为未来的生态圈,无企业、无公司,找回最温暖的人格魅力和精神价值。

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

Published in职场

Be First to Comment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