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content

洛克菲勒给儿子的信:地狱里住满了好人


“在这个世界上能出人头地的人,都是那些懂得去寻找自己理想环境的人,如果他们不能如愿,就会自己创造出来。”

亲爱的约翰:

今天,在去打高尔夫的路上,我遇到了久违的挑战:一个年轻人开着他那部时髦的雪佛兰高傲地超过了我的车子。他刺激了我这个老头子好胜的本性,结果他只能看我的车屁股了。这让我很高兴,就像我在商场上战胜我的对手一样的高兴。

约翰,好胜是我永不磨损的天性,所以我说那些谴责我贪欲永无止境的人都错了,事实上我不喜欢钱,我喜欢的是赚钱,我喜欢的是胜利时刻的美好感觉。

当然,让别人输掉的感觉有时会触动我的恻隐之心,但是,经商是一场严酷的竞争,没有什么东西比决心迫使别人出局更无情的了,可是你只能想方设法战胜对手,才能避免失败的悲惨命运。有竞争出现的地方,都是这样。

不可否认,想要成功,几乎多多少少都得牺牲别人。然而,如果你追求胜利,希望赢得胜利,就必须抗拒同情别人之类的念头,不能只想当好人,不能保留实力,不能逃避或延后让对手出局。要知道,地狱里住满好人,失败的痛苦是商战的一部分,我们彼此都在扼杀对手,没有竞争奋斗到底的决心,就只有做失败者的资格。

坦率地说,我不喜欢竞争,但我努力竞争。每当遇到强劲的对手时,我心中竞争好胜的本性就会燃烧,而当它熄灭时,我收获的是胜利和快乐。波茨先生就曾为我带来这种快感,而且具大。

与波茨先生开战,缘于我的一个错误,一个因好心而酿成的错误。在七十年代,石油都集中在宾州西北部一个不大的地方,如果在那里建设一张输油管道网络,将个个油井连接起来,我只需要借助一个阀门,便可以控制整个油区的开采量,从而彻底独霸这一行业。可是我担心,用管道长途运输会引起与我合作的铁路公司的不安与恐惧,所以为维护他们的利益,我一直没有启动铺设输油管道的计划,更何况他们都曾帮助过我。

但是,那个曾经耍过我、又与我妥协了的宾州铁路公司却野心勃勃,他们努力想取代我,要将炼油业彻底置于他们的掌控之中。他们把油区两条最大的输油管道并入了自己的铁路网络,要以此卡住我们的脖子。而肩负完成这一使命的人,就是宾州铁路的子公司帝国运输公司的总裁波茨先生。

坐视对手,哪怕是潜在的对手的实力增强,都是在削弱自己的力量,甚至会颠覆自己的地位,我可没那么愚蠢。我的信念是抢在别人之前达到目的。我迅速起用精明强干的奥戴先生组建了美国运输公司,与帝国公司展开了一场自卫反击战。感谢上帝,我们的努力获得了应有的回报,不出一年,我们控制了油区四成的石油运输业务,压制住了波茨先生的进攻。但这只是我与波茨先生较量的开始。

在这个世界上能出人头地的人,都是那些懂得去寻找自己理想环境的人,如果他们不能如愿,就会自己创造出来。

两年后,在宾州布拉德福又发现了一个新油田,奥戴先生迅速带领他的人扑向那个激起千万人发财梦想的地方,不分昼夜把输油管道铺向新油井。但油田的那帮家伙个个都很疯狂,毫无节制,恨不得一夜之间就把油全部采光,然后面带喜悦揣着钞票走人。所以,不管奥戴他们怎么努力,都无法满足运输和储存石油的需要。

我不想看到辛辛苦苦的采油商们自掘坟墓,毁灭自己,我请奥戴警告采油商,他们的开采能力已经远远超过了我们的运输能力,他们必须缩减生产量,否则,他们开采出来的黑金就将变成一文不值的黑土。但没有人接受我们的好意和忠告,更没有人欣赏我们的努力,反来声讨我们,说竟敢不运走他们的石油。

就在布拉德福德的采油商们情绪激动到顶点的时候,波茨先生动手了。他先在我们的炼油基地纽约、费城、匹兹堡向我示威,收购我们竞争对手的炼油厂;接着,又开始在布拉德福德抢占地盘,铺设输油管道,要将布拉德福德的原油运到自己的炼油厂。

我很欣赏波茨先生的胆量,更愿意接受他欲想动摇我在炼油业统治地位而发起的挑战,但我必须将他赶出炼油行业。

我首先拜会了宾州铁路公司的大老版斯科特先生,我直言不讳地告诉他,波茨先生是个偷猎者,他正在闯入我们的领地,我们必须让他停下来。但斯科特非常固执,决心让波茨的强盗行为继续下去。我没有选择,我只能向这个强大的敌人应战。

首先我们终止了与宾铁的全部业务往来,我指示部属将运输业务转给一直坚定地支持我们的两大铁路公司,并要求他们降低运费,与宾铁竞争,削弱它的力量;同时命令关闭依赖于帝国公司运输的在匹兹堡的所有炼油厂;随后指示所有处于与帝国公司竞争的己方炼油厂,以远远低于对方的价格出售成品油。宾铁是全美最大的运输公司,斯科特先生是握有运输大权的巨头,他们以从未被征服为荣。但在我立体、压迫式的打法下,他们只有臣服。

为与我对抗,他们忍痛给予我们竞争对手巨额折扣,换句话说,他们为别人服务还要付给别人钱。接着他们使出了不得人心的一招——裁减雇员、削减工资。斯科特和波茨没有想到,这很快招致了惩罚,愤怒的工人们为发泄不满,一把大火烧了他们几百辆油罐车和一百多辆机车,逼得他们只得向华尔街银行家们紧急贷款。结果,当年宾铁的股东们非但没有分得红利,而且股票价格一落千丈。他们与我决斗的结果,就是他们的口袋越来越干净。

波茨先生不愧是个军人,在你死我活的硝烟中拼出了上校的军阶,有着令人钦佩的不屈不饶的意志力,所以,在已经分胜负的情况下,他还想继续同我战斗下去。但同样有着军旅生涯的斯科特先生,尽管此前曾是最有统治欲、最独裁的实力派人物,但他更懂得什么叫识时务,他果断地低下了他不可一世的脑袋,派人告诉我,非常希望讲和,停止炼油业务。

我知道,波茨上校想要证明自己是非曲直伟大的摩西,可惜他失败了,他彻底失败了。几年后,波茨放弃了与我对抗的欲望,成为了我属下一个公司积极勤奋的董事。这个精明又滑得像油一样的油商!

傲慢通常会让人垮台。斯科特和波茨之流自以为出身高贵,一直目空一切,所以,成功驯服这些傲慢的强驴,我的心都在跳舞。

约翰,我喜欢胜利,但我不喜欢为追求胜利而不择手段。不计代价获得的胜利不是胜利,丑恶的竞争手段让人厌恶,那等于是画地为牢,可能永远无法超越,即使赢得一场胜利,也可能失去以后再获胜的机会。

而循规蹈矩不表示必须降低追求胜利的决心,却表示用合乎道德的方式去赢得明确的胜利,也表示在这种限制下,全力公平、无情的追求胜利。我希望你能做到这一点。

 爱你的父亲 

August 11,1918

阅读原文

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

Published in职场

Be First to Comment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